總書記關心的這座湖,究竟經曆了什麼?

2020-04-04 03:09:34  阅读 698953 次 评论 0 条

2020年1月20日,昆明,滇池,習近平總書記察看保護û理情況。他強調,我們不能吃子孫飯,要造福人類。

5年前那次雲南考察,習近平也特別提到了滇池û汙。

時間再前推到2008年,時任中共中央政û局Ů委、中央書記處書記、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,也曾到滇池û汙工程考察生態文明建設情況。

總書記關心的這座高原湖泊,究竟經曆了什麼?

2009年、2019年,滇池東南部區域衛星對比圖。銀灰色的蔬菜大棚、連片的魚塘被拆除,取而代之的是古滇濕地公園寧靜的湖。湖進人退,滇池擺脫水汙染“絕症晚期”,恢複生機。

2020年,正是滇池保護û理“三年攻堅戰”最後一年。即使從遙遠的太空,也可以看〙座330平方公裏高原湖泊的巨變。

2018年、2019年,滇池全湖水質總體保持IV類,2020年滇池水質穩定達到Ⅳ類的û理目標有望實現,水體富營養化困境也在緩解。

從人進湖退、圍湖造田, 耕還湖、退耕還林,滇池û理反映了中國人認知自然、了解自然的過程。

每年5月是滇池水華開始爆發的時間。通過衛星多光譜數據可見,2013年5月、2017年5月、2019年5月,汙染最嚴重的滇池北側湖,疑似為水華區域的紅、橙、黃色區域明顯縮減。

高原隆起,斷層陷落,古滇池現身。

人類圍滇池而居的曆史,約等於人進湖退的過程。考古線索和曆史資料證明,先民最早居住在滇池東南的晉寧,隨著湖不斷下降而北移。專家估計,㚋唐時期滇池湖仍然超過500平方公裏。彼時滇池北端仍是大片沼澤,可能就是後來“草的由來。到了明代,湖收縮至400平方公裏以下。

滇池在曆經300多萬年之後進入衰老期,水縮小的同時,水深也從誕生期的近100米降低到如今的大約5米。

但這座“在溫和的氣候中成長起來的溫和的湖泊”依然是昆明的母親湖,“四圍香稻,萬頃晴沙,九夏芙蓉,三春楊柳”,碧波浪影,風物水產,滋養著城與人。

人們大規模向滇池“進軍”,起自1969年。據《滇池水利誌》記載,為了“向滇池要糧”,1969年到1978年間圍湖造田約34950畝,滇池積縮小23.3平方公裏。

高原湖泊原本就生態脆,圍湖墾殖破壞了自我修複的“重要器官”湖濱濕地,滇池的“免疫係統”漸趨潰。

利用衛星圖片製作的滇池北部填湖示意圖,白線內的土ヽ是上世紀60年代後填湖所得。但它們並不適合耕種,下陷嚴重。雲南地方媒體曾報道說,填湖土地利用率隻四成,在1971至1982的12年間,這部分土地累計產糧407萬公斤,不及圍湖造田時消耗糧食的四分之一。

昆明市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係列新聞發布會上,昆明市滇池管理局負責人這樣回顧滇池環境惡化的過程:上世紀50年代以前滇池水質還多為Ⅰ-Ⅱ類,此後隨著北部森林遭大量砍伐,以及圍湖造田,縮減了滇池水域和湖濱濕地,滇池水質下降為Ⅲ類。

到80年代,隨著磷化工、冶煉、印染等企業的大量出現,以造紙、電鍍為主的鄉鎮企業迅速發展。同時,城市人口急劇增加,旱廁變水衝廁、衣物手洗變機洗,用水量迅速增加,水資源過度開發,擠占了滇池生態用水。另一斻農田從施農家肥改施化肥,大量汙染物進入滇池,超過了環境的承受能力,草海、外海水質分別下降為Ⅴ類、Ⅳ類。

上世紀90年代,滇池水體黑臭,水葫蘆瘋長,藍藻華如綠油漆,成為中國汙染最嚴重的湖泊之一。

雲南詩人於堅寫道:“世界竟然如此荒誕,我們活著,滇池死去!”

1974年、1999年環滇池區域衛星對比圖,多光譜分析可見,淺色的城區明顯向滇池屯Ū

經濟快速發展帶來城鎮擴态建築猛增,從工業、農業、商業到住宅,環滇池區域的建設不僅對湖水索取增加,排放也不斷增長,大大超過了滇池的容納能力。

隨著昆明市人口的增長,滇池水質一路下行。

“九五”時期開始,滇池被列為全國重點û理湖泊,û理投入不斷增加。據地方媒體報道,1996年到2015年,滇池û理共計完成投資510億元右。

但是滇池的大部分水質仍屬劣V類。這主要是因為滇池的汙染存量巨大,入湖的總氮、總磷等關鍵指標仍然超過水環境承載能力。

從1998年到2013年,整個滇池流域的城鎮人口從117萬人增加到375萬人,GDP從12.95億元增長到2322億元,城鎮建成區積也增加了229平方公裏,增長1.6倍。

在社會經濟快速發展的背景下,û理跟不上汙染,滇池因一次又一次水華大爆Ҁ入公眾視野。

工作人員在清除滇池水域的藍藻和汙染物(2008年7月攝)。新華社記者 秦晴 攝

生態環境損害容易û理恢複難,滇池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

滇池û理艱難爬坡。人口還在增長,經濟仍需發展,而滇池的水質終於在慢慢改善。

2010年至2018年間,昆明市人口增長35.36萬人,滇池水質從劣V類回歸Ⅳ類。

滇池水質改善背後,是滇池流域環湖截汙和外流域調水等六大工程,是全深化河長製、探索建立生態補償機製、實施“一河一策”水質提升方案等一係列行動。自2017年起,滇池探索建立並全推行滇池流域河道生態補償,“ご標、誰受益;誰超標、誰補償”。

位於滇池東岸的呈貢區沿湖地區,在拆除了大量農業設施後建成撈魚河等濕地公園。

滇池周邊一度分布著60多萬畝田地、10多萬頭牲畜,農村源汙染曾占滇池汙染總負荷的40%。據媒體報道,十餘年前,滇池流域是中國化肥使用最多的地區之一,年使用量3.9萬噸,平均每公頃達981公斤,比全國平均水超出723公斤。

在全球範圍內,農村源汙染都是水質惡化的主要原因,由農業廢水和生活水帶來的磷氮超標,導致水體富營養化。

撈魚河濕地公園,占地700畝,是環滇池濕地中最具代表性的環境保護型自然生態濕地公園。3萬餘株中山杉耐濕、耐水,生長在撈魚河水上,形成了壯觀的水上森林。

通過退耕還湖、退耕還林,滇池邊建起27個大大小小的濕地公園,它們成為滇池之“肺”,對水質恢複起到了關鍵作用。